解码AR游戏风靡的秘密与挑战

原创 2020-05-08 14:38  阅读

  下一代AR游戏对于感知物理世界的要求,需要AI技术从神经网络计算层面给予支持,从而能够快速识别物理环境。目前这仍处在比较初级的阶段,且能耗仍然较高。

  丢出精灵球,跑出来一只小精灵,然后陪着你一路打怪升级,拯救更多的小精灵——这是出自日本动漫《宠物小精灵》(后更名“精灵宝可梦”)的核心场景。这个已活跃几十年的内容产品,至今仍是炙手可热的超级大IP,也激活了越来越多的产业生态,AR游戏就是其中一种。

  2016年,一款基于这项IP而来的手游《Pokémon Go》(精灵宝可梦GO)一经面市便获得了巨大关注,有机构预估,其只花811天就实现了20亿美元的应用程序内购买。

  而这款游戏的内核,即是已探索多年的AR技术。以游戏为主要产品,背后的技术公司Niantic也快速实现了多轮融资、市值达上百亿。

  但这似乎一直属于孤例,与VR类似,AR浪潮几经沉浮,要论在产业应用层面获得巨大价值,仍然言之尚早。即便目前AR眼镜已经成为微软、谷歌、华为等诸多大厂竞相深入探索的领域,真正的产业链成熟也还需时日。

  宝可梦手游的成功,其实并非基于AR眼镜技术的跃进,而更多是基于地理定位技术+AI的AR软件应用,这可能是AR游戏一个重要的参考范本。

  在近日举行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MIC上,Niantic前首席科学家张寒松在演讲中指出,AR本质考验的是在现实世界之上深度内容的挖掘,并基于此开展多层次叙事。这会是维持爆款游戏生命力的重要法则。

  此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,他表示,5G技术并不是本质上能推动AR游戏未来发展的主导型因素,创意内容才是。基于此,能够同时具备AR和AI两方面知识结构的团队,才能让产品体验做到更好。

  “到现在,AR至少已经经历第三波发展浪潮了。”张寒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,在这一轮中,硬件方面的进步体现在因摩尔定律红利带来的小型化和低价格方面。“AR设备成本已经可以从万元为单位下降到甚至百元,但AR的传统技术问题比如光学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。”

  回溯来看,增强现实(AR)的概念源于1990年,由波音公司提出,一直到2006年以前,行业都处在探索期,高校和研究机构在持续进行相关技术和器件的尝试。2008年,AR技术开启消费领域的商业化,前述大厂投入研发,到2015年,微软发布了HoloLens全息AR眼镜,成为行业的一大关键节点。

  据东吴证券分析,从2019年到2030年,将是AR的高速发展期,市场寡头也会在此期间诞生。

  不过宝可梦手游诞生于第二阶段末期。张寒松指出,AR的技术迭代对AR游戏的体验其实并没有带来太大改变。综合来看,实际上一款AR游戏是否能够成功,很难仅从技术突破的角度来探讨。1/31新闻搜索相关新闻

  区块链正成为运营商有效管理 5G生态系统的新基石——专访(2020-05-08 00:52:17)
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利发国际app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上一篇:聚焦智能经济和软件与信息技术服务业 2020中国科
下一篇:海南生态软件园:助力海南自贸港数字经济发展